2018-08-06

14岁上大学23岁浙大博士毕业,95后科学家入职阿里达摩院

14岁上大学23岁浙大博士毕业,95后科学家入职阿里达摩院

胡晋参与制造的机器人目前仍陈列在浙大机器人实验室

今年是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成立40周年,当年接受了精英教育的“天才少年”如今散落在全球各地,其中也有一部分人,把人生重要的落脚点选择在了杭州。

班里平均智商135

当年的“天才少年”揭秘少年班生活

闵万里是阿里云人工智能科学家,和胡晋不同的是,闵万里是中科大少年班里走出来的“天才少年”。

中科大少年班诞生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之下。

14岁上大学23岁浙大博士毕业,95后科学家入职阿里达摩院

闵万里当时在中科大92级少年班

1974年,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提议参考中国体育运动员从小培养的模式成立大学少年班。4年后,21名智力超群的少年来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一时间,少年班名动天下。

闵万里的人生轨迹在1991年被改变。那年的10月份,他参加了全国高中数学联赛,有一个集训教练是中科大数学系的苏淳教授,苏淳打心眼里喜欢这个聪慧的孩子,并向学校写了推荐信。苏淳也是新中国首批18名博士之一。

十四五岁早早离开父母远赴他乡求学,绝大多数人像闵万里一样的同学并没有做好准备。他们被安排和其他正常的班混编在一起,和比自己大三四岁的哥哥和姐姐一起上课,一起生活。因为心智尚未成熟,以至于在上学后前两年,少年班的整体学习进度落在其他同学后面,直到第三年,才开始展现天才的一面。

在少年班,物理和数学是基础课程,“题海战术”几乎贯穿了他们大部分学习时间。“那时每人一套五大本吉米多维奇的数学分析习题,做完就是研究生水平。”闵万里说。当年中科大从北京搬到合肥,造了4幢崭新的教学楼,被学生们称为“四牌楼”。楼里有一批通宵教室,成了少年班熬夜做题的战场。

不过在前三年强化了数学和物理,后面两年每个人都可以选自己喜欢的专业。闵万里记得,当时班里90%以上学的是理工科,只有极少数计算机系的后来转学了金融。

在闵万里即将毕业的那一年,15岁的湖北潜江少年徐华也进了少年班。当年,全国有800多人报考,最后的录取比例是20∶1。

在进入少年班之前,需要进行智力测试,虽然学校并不会公布最后的成绩,不过徐华记得,私底下大家有所耳闻的是,这个班的平均分在135以上。

中国式应用场景催生新技术

他们把杭州当作巨大实验场

作为少年班的开创者,中科大在2016年做过一组统计。截至那一年,中国科大少年班一共培养了3167人,18%-20%留在学术界,其中包括两位美国科学院院士,一位中国科学院院士。

在毕业之后,这些散落在全球各地的“天才少年”们也展现出与众不同的人生。据不完全统计,他们中在国内外做教授的超过250人,哈佛就有5人,清华有6人;6位少年班校友获得麦克阿瑟天才奖(被视为美国跨领域最高奖项之一),还有以张亚勤为代表的商界精英,比如百度董事长李彦宏背后的女人马东敏,芯片独角兽寒武纪的创始人陈天石、陈云霁两兄弟等。

其中也有一部分人把人生最重要的落脚点放在了杭州。他们将天生禀赋和学识应用到微小的生活场景里,影响和改变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闵万里就是其中一个。

2013年,闵万里被马云在斯坦福商学院的一次演讲深深吸引。马云说,阿里巴巴将是一家数据驱动的公司。而在当时,即使在硅谷,大部分公司都将自己包装成一个技术公司,很少有人会提数据。

“在美国该见的世面都见了,大不了当作回国度假一两年,还有人负责飞机票。”在许多人的反对声中,闵万里放弃了在美国打下的江山,进入仍在云计算和大数据领域摸索的阿里。

三年后,闵万里先为饿了么的配送员找到最佳的配送路径,解决了上亿用户尽早吃到饭的问题,再将一手带大的“小Ai”机器人带上湖南卫视《我是歌手》,成功预测了李玟最终夺冠。

2016年,阿里云发布ET城市大脑,为城市交通安上一个中枢。因为这个ET城市大脑,在萧山120急救车从医院出发经过21个路口,个个是绿灯,一次省下14分钟的救命时间。

而在闵万里手里,还有一大堆“大脑”,在工业、农业、航空、环境等各个领域见证奇迹的发生。

闵万里说,这件事只有在今天的中国可能实现,所以说中国式的应用场景会催生新技术。

从少年班毕业之后,徐华的经历和闵万里非常相像:先去美国读了博士,毕业后去了全球半导体行业大佬ASML公司。2015年,徐华也选择了入职阿里。

从半导体行业跳到了互联网公司,徐华最开始做的是如何结合算法和业务。比如通过push算法,手机淘宝打开率一个月上涨了60%。其中最有成就的一件事是,在2015年的双十一,开发了电商平台史上第一套“全场购物券”,徐华所在的团队因此获得了CEO特别贡献奖。

在此之前的双十一,只有商家自己的折扣或优惠券。开发跨店的全场通用购物券是一个很伤脑筋的问题,满减的门槛是什么?需要发多少的量,怎么发才能让用户、商家和平台都满意?徐华所在的团队通过数据和算法,根据用户的购买等级,分析购买能力,第一次在大型场合按人群的不同属性个性发放购物券。

当时让徐华印象最深的是,阿里的很多高管主动要求测算自己的购物等级和购买能力。

事实上,除了徐华和闵万里,目前在阿里巴巴体系里,就有不少于4位少年班里走出来的天才少年。杭州成为这些天才少年们的巨大“实验场”。

23岁博士毕业入职阿里

成为达摩院最年轻科学家

在老家江西南昌,从小到大,胡晋都是亲戚朋友眼中“别人家的孩子”:聪明、乖巧、自律。小学时,因为成绩太好跳了一级,初中又跳了一级,14岁时跟着比他大两三岁的同班同学一起参加了高考,考上了北京交通大学自动化专业。

“小时候有个国外的综艺节目,叫机器人大擂台,我特别喜欢看那个节目,喜欢机器人。”胡晋说起自己选专业的经历:“那时候确实不知道自动化是干什么的,选专业时人家跟我说这个专业就是造机器人的,我就选了。”

大学毕业后,胡晋进入了浙江大学机器人实验室,成为实验室最年轻的博士研究生,专门研究机器人运动方面的技术和理论,亲手制造了一个机器人。

“这个机器人是用在仓库里的,机械臂可以直接分拣和运送包裹,头部的摄像头和雷达可以保证机器人正确地识别运送的货物,避开障碍物。”胡晋说。

去年,胡晋在阿里达摩院的自动驾驶团队里实习,花一周多的时间写了一个仿真模块系统,这件事让他觉得挺有成就感。“我搭建了一个车辆的动力学模型,它能够生成仿真的车辆运动数据,不需要在实车上测试,在电脑上测就可以了,给同事们节省了很多时间。”

最近,胡晋正式入职达摩院,成为达摩院最年轻的科学家。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