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7

收编半年后,从永辉财报,大润发步步高股价,看阿里腾讯改造“法力”

如果从反馈经营业绩,而非投资回报的角度去观察,现在零售类股票值得看的,只有国内A股的“永辉超市”,和在港股以大润发为业务主体的“高鑫零售”。

7月,每年都是各大公司半年报集中披露的月份。2018年永辉和大润发的财报,尤其值得期待“好看”。

公司价值规律的角度理解,这里强调的“好看”,指的是两家财报的表现,历史性首次直接和阿里、腾讯两家公司有关。

是的,这是阿里、腾讯主导的数字化零售时代,分别在大润发、永辉两家最优秀的零售企业那里,首次以财报和股价的维度体现出来,观察阿里和腾讯带给零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能多大程度上反馈到经营业绩的提振。

新零售提出之后,阿里开始加快在实体零售的布局,腾讯紧随后,在2017年底开始,密集出手收编零售企业。

从而迅速形成了腾讯系“腾讯+京东+永辉+家乐福+沃尔玛等”与阿里系“阿里+苏宁+大润发+联华世纪+居然之家+饿了么等”之间的较量格局。

不妨先来简单回顾一下背景。

11月20日,阿里宣布,与欧尚零售、润泰集团宣布达成新零售战略合作,将投入约224亿港元,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高鑫零售以欧尚、大润发两大品牌在全国运营400多家大卖场。

阿里的新零售布局,让“社交巨头”和“流量之王”腾讯坐不住了。

在一个月后的12月份,永辉超市发布公告,腾讯逾42亿元受让5%公司股份。此外,腾讯对永辉超市控股子公司永辉云创进行增资,取得永辉云创在该次增资完成后15%的股权。

仅两个月之后,腾讯又迫不及待的出手了,2月23日,被称为“中国民营超市第一股”的湖南步步高发布公告称,公司向腾讯、京东分别转让6%和5%股份,投资额分别约为8.87亿元、7.39亿元。

半年过去了,阿里、腾讯收编零售企业之后,两大阵营对零售企业的整合改造,效果究竟如何呢?

下面我们主要以两大阵营中的代表和“干将”——永辉超市和大润发作为样本,从从公司财报、股价和市值的维度,进行复盘分析和解读。

7月14日,永辉超市首先公布了半年财报。《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注意到,大润发已经预告将于8月8日,召开董事会公布上半年财报。

步步高股价跌去一半,永辉市值缩水1/4,腾讯半年前以大举投资和开放平台能力的承诺高调进军零售业,截至目前成效都不乐观,甚至被业界认为“腾讯进军零售业全面遇阻”。

– 1 -腾讯入股后,永辉和步步高为何跌得一片惨绿?

收编半年后,从永辉财报,大润发步步高股价,看阿里腾讯改造“法力”

万万没想到,永辉今年上半年业绩,表现的会那么差。

最大的下滑指标发生在利润率和利润总额,下滑幅度都超过了两成。财报公布后,今年站队腾讯阵营的两员“干将”,永辉股价和包括步步高在内的相关个股表现一片惨绿。

收编半年后,从永辉财报,大润发步步高股价,看阿里腾讯改造“法力”

永辉超市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报,几个关键数据的下跌幅度,都非常出乎外界的预料。

营业总收入,343亿元,同比增长21.47%。利润收入为9.3亿元,同比下滑22.65%。利润总额为10亿元,同比下滑22.15%。

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及非经营类损益的净利润,也都有10%以上的同比下滑。

永辉超市董事会在《2018半年度业绩快报》里,对有关“经营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有三点解释:

1、报告期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增长,主要是公司为进一步扩大规模效应,新开门店数量持续增加,同时随着老店客流量增加,销售额也稳步上涨;

2、报告期费用同比增长,一方面是公司持续引入高端管理、技术、经营型人才而增加的薪酬成本以及本期计提了3.58亿元的股权激励费用,另一方面是由于门店增加,费用支出同比增加;

3、因对外股权投资带来的资金需求,赎回了部分理财产品及结构性存款,使得本期利息收益有所减少。

而在实际情况中,其实还有更多需要外界进一步理解的原因,解读利润率和利润总额为什么双双下滑。《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

收编半年后,从永辉财报,大润发步步高股价,看阿里腾讯改造“法力”

第一,上半年永辉超市一共行使了3.58 亿元的股权激励。同时永辉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高薪从外界招聘的技术型、管理型和经营型人才的薪酬部分,冲抵了上市公司的利润。还有对外投资需要的资金需求(主要发生于上有供应链端的企业),以及对部分理财产品和结构性存款赎回,带来一定的利息收益减少。

第二,永辉超市内部有着“云超”、“云创”、“云商”、“云金”四大业务板块,分别承担着不同的业务群职能。其中,永辉云创是永辉超市,孵化培育新业务,以及试验创新的唯一载体。目前,云创和云商仍处于战略培育期,产生的相应战略性亏损,计入上市公司部分约为2.6亿元。

第三,永辉云创平台的几个主要业务单元,永辉超市(红标、绿标),永辉超级物种,永辉生活在上半年共开店约143家。新开门店的速度同比放缓,除了超级物种有整体业务转型(更加注重零售和线上订单),永辉超市和永辉生活,都进入到存量门店经营效率优化阶段,也是带来财报中营业收入总体增长21.47%的的主要来源。

第四,永辉上半年增持红旗连锁至29.9%、增持中百集团至21%,带来投资收益约1.6亿元。但因利息和理财收益的减少,拉低了总体收入的增幅。

而腾讯系的入股(约占15%左右股权),让永辉超市在数字化技术落地,新业态拓展方面,需要投入大量前期战略资金。永辉与家乐福达成的入股意向,目前也没有进入到实质性阶段。

总的来说,永辉超市上半年营收增长,主要原因来自新开门店和经营效率的优化。利润大幅度下滑的主要原因,来自实施股权激励和短期利润承压。

从财报的数据上永辉今年上半年几个主要经营动作对比来看,永辉利润率大幅度下滑虽然看似突兀,但总体还在一个业务高速拓展期。比如,现在永辉云创平台重点发展的永辉生活和超级物种,随着门店数量向一二线城市进一步的密集渗透。

问题是,为什么永辉的股价,会在财报公布的当下,一路狂跌?甚至同时带动腾讯阵营的其他零售类股票,比如步步高的同步下跌。

– 2 -对比永辉大润发,看阿里腾讯对零售改造模式的差异

收编半年后,从永辉财报,大润发步步高股价,看阿里腾讯改造“法力”

实业型公司股价的短期会受事件波动,中期受市场波动,长期则一定受公司的价值变动。

就像腾讯和阿里在2017年底、2018年初大规模“收编”入股上市实体零售企业,都会引发这些零售企业股票价格的短期或涨或跌的波动。比如,从上述永辉和步步高一年来股价走势图不难看出,在宣布腾讯投资之后,短时期间内,永辉和步步高股价大涨。

然而,仔细看过去一段时间的总体股票价格走势,会发现资本市场对永辉这样的国内数一数二优秀的零售企业,整体也保持着并非信心十足的观望态度。

直接了当的说,就是外界对实体零售的数字化转型(新零售)实现难度,越来越加剧竞争的行业现状,和创新业务盈利模型不够清晰的怀疑。

这方面阿里投资入股的案例中,除了大润发一家,其他几个二三线阵营的零售品牌,也或多或小的存在类似问题。

但是,等同大润发和阿里关系的永辉和腾讯,在半年财报和股价总体走势中,为什么没有发挥类似大润发的股价整体上涨,数字化转型带来即时效果,并在长期走势中,为外界充分期待?

排除掉太多预测性的条件,从最接近实际情况的原因来看,外界对腾讯赋能实体零售的数字化转型方案,怀疑多余肯定。

就像《零售老板内参》此前在《新零售两种选择:导师阿里,投资人腾讯》里曾分析解读过,阿里和腾讯都有两套数字化零售方案。

《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认为,零售企业的转型,需要重整人货场,对零售业深层次的改造,没有对企业管理和组织架构动刀的能力,以及改造零售企业的决心、魄力,像腾讯这样“入股5%”,仅仅是投资人的做法,虽然在宣布投资后的短期内能拉升被投企业的股价,但是长远是看,难以产生真正的化学反应,难于取得预期的效果。

不同于腾讯“入股5%”的轻投资策略,阿里则是采取“重度介入”的模式,深度改造零售企业。阿里做重,深度改造,着眼长线;腾讯投资,轻度参与。

具体来看,线上端阿里以天猫为载体,向众多国内外品牌商做“一把手工程”的商品再定义,组织再升级。线上端的腾讯则以微信为载体,通过微信公众号+小程序两个工具,串联起微信流量、支付等工具,为包括拼多多、连咖啡内在的很多新品牌提供了爆发增长的资源。

也因为这样,两家互联网巨头针对线下实体零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也有着本质的不同。

阿里对实体零售,采取类似导师一样的长期、深度的“脱胎换骨”式改造转型。6月11日,阿里宣布,大润发完成全国100家门店改造,今年年底前,全国近400家大润发门店都将完成改造,覆盖整个大陆地区。

大润发新零售改造借鉴了盒马的悬挂链系统、接入了盒马的物流接单能力,同时运用了数字化的门店运营管理系统,同时有了手淘首页的流量入口。用大润发新零售COO袁彬的话来讲,“阿里深度改造,大润发找到一条转型快车道。”(详细见《零售老板内参》此前报道:《大润发新零售COO袁彬:阿里深度改造,如何找到一条转型快车道》)。

腾讯则更多类似投资人角色,为参投企业提供标准化工具(腾讯著名的“七种武器”),对接腾讯在云计算、支付和流量等方面的资源,供其零售企业使用。

也因为这样,阿里投资的公司,出现公司内外大转型的情况。而腾讯的入股,真的类似投资人一样,资源工具如同融资,给到对方就不再做深度干预和管理。

腾讯和阿里的策略,在“新零售”时代之前,可能各自有各自的优势。此前的互联网产品和创业赛道,可以在同一个赛道上,容纳更多不同方案的技术型条件,通过对用户的分层和分类,各自找到细分赛道的增量空间。

收编半年后,从永辉财报,大润发步步高股价,看阿里腾讯改造“法力”

但是,新零售时代,打破了这个规律。

传统零售此前的竞争方式,经营模式和效率的重要性,往往好不如区域位置彼此互不干扰显得重要。也就是说,明明两家经营水平天差地别的公司,因为并不在同一位置彼此直接短兵肉搏竞争,结果是经营能力很差的门店,和经营能力很好的门店,都有生意做。

在单位区域内,仅此一家门店。消费者来不来都要来这里购物。

新零售,就是要打破这套规律。

因为商品供给的同质,零售的独特商业特征,就是一旦打破地域区隔,很容易出现一家通吃效应。此前的电商时代,就是如此。

在这个商品供给过度充分的时代,新零售对传统零售以往借助地域区隔的壁垒优势,也是一次彻底的打破。目前国内的一二线城市,几乎不存在周边三公里,仅此一家可购物的情况。

也因为这样,阿里那套新零售赋能方案:以线下服从线上做全链路数字化升级,从前端零售到后端供给的联动打通,从线上到线下,从线下线上,或从线上线下连续转换的协同互补,会复合打破区域区隔壁垒后的数字化升级标准。

说白了,新零售转型,天下其实只有一套方案:线上线下、前端后端、产业链上下游、从生产到销售的全链路数字化。再借助一个超级线上流量入口,以及强大的线下履约体系。

与此对比的是,永辉还在摸索自己的线上流量平台,自己的数字化转型方案。至少在时间上,永辉好像有些慢了点。

2018年618前期,《零售老板内参》曾采访过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询问过他对大润发今年上半年财报的整体预估。

黄明端给出的答案是:“我对上半年财报非常有信心”。

8月8日,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