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5

不但谷歌,美国互联网也陷入了地狱模式

文/波波夫同学(trip517)

在上周的联想之星十周年大会上,滴滴创始人程维还在恭维美国同行:

“中国因为激烈的竞争、相对强大的巨头和潜在的监管挑战,中国互联网要打出来是不容易的,是地狱模式。而美国市场的竞争相对而言没有那么残酷,但也有巨头进入细分领域,竞争是人间模式。”

然而,话音落下不过几日,美联社一则爆料,让人们看到了大洋对岸的刀山火海。

普林斯顿大学迈耶实验室研究员向美联社披露,即使谷歌“位置历史”设置被暂停,许多谷歌应用程序也会自动存储有时间戳的位置数据,而无需询问用户。例如,谷歌只需要打开地图应用程序,甚至每日天气更新,就能显示用户的位置。

这与谷歌此前所宣称的截然不同:“用户可以随时关闭位置历史记录。如果没有这些记录,你去过的地方就不再被储存了”,事实是,只要你使用谷歌的应用,谷歌就知道你在哪里。

这已不是谷歌第一次非法追踪用户位置。

去年11月,美国媒体Quartz就曾报道,自2017年,安卓手机就一直在收集用户附近通信塔的地址信息。之后地址信息被发送到位于门洛帕克(Menlo Park)的搜索公司,用来管理推送通知和消息。

对于媒体针对其手机用户地理位置信息的报道,谷歌的官方回复始终坚持两点:

其一,强调数据收集的必要性。在给Quartz的采访回复中称,“谷歌于2017年1月开始探索使用Cell ID码作为一种额外信号,目的是进一步提高消息传递服务的速度和改进其性能。”

其二,强调用户可以自主控制数据。谷歌在给美联社的回复也相当理直气壮:“我们提供了有关这些(关于位置服务)工具的清晰描述,以及强大的控制,这样人们可以随时打开或关闭这些工具,并删除它们的历史记录。”

谷歌的第一台服务器谷歌的第一台服务器

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这些操作流程都相当复杂,绝大部分人都会半途而废。

就像谷歌的中国同行Robin所说,“中国人对隐私问题更加开放,没有那么敏感,很多情况下他们愿意用隐私来交换便捷性或者效率的。”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舆论一片哗然。

但Robin可能说出了业界的心声。更早之前,1999年 ,Sun MicroSystems的前总裁Scott McNealy则推心置腹地告诉媒体:“反正你不会有任何隐私了,忘了它罢。”

不过,如何在“体验的便捷性”和“个人隐私”之中作出取舍,真是一个两难之选。

如果不开放地理位置信息,平日里习以为常的服务可能都会遇到麻烦,Uber、滴滴司机得被迫用电话联系到你,外卖快递员也会延迟送餐,甚至地图服务也无法正常使用、包括导航,更不用提餐厅里的自助结账。

尽管各种侵犯用户隐私的传闻不断,Statista 的调查结果显示,近 70% 的美国用户每天都会使用谷歌的服务或产品。

这大概也是用户和科技公司之间心照不宣的魔鬼协议。百度Robin的话不过是捅破了这层窗户纸,而美联社的报道则再次印证了,在处理用户数据上,谷歌也许并没有做得更好。

“不作恶”的口号,并非是谷歌两位创始人的原创,而是一个普通工程师阿米特·帕特尔最早提出,后来得到他的上级保罗·布赫海特的支持和公开宣讲,一个巧合加上后续不断叠加的演绎,“不作恶”最终上升为谷歌的非正式口号。

因为这句口号,谷歌在全球收割粉丝无数。因为这句口号,在八年前的初春,谷歌宣布关闭中国版网页搜索服务后,一些用户前往位于清华科技园,在谷歌中国总部大楼前,献上了鲜花。

过去14年,谷歌股价上涨了23倍过去14年,谷歌股价上涨了23倍

这种把道德的血液抽送到品牌试管以供观瞻的做法,很容易让用户忽略谷歌的底色。

谷歌的标准口号是:“整合全球信息,供大众使用,使人人受益”(To organize the world’s information and make it universally accessible and useful),相比之下,“不作恶”更像是一个商业推广口号。

谷歌和它的广告主、和资本市场,还签署了更为残酷的魔鬼协议。作为一家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公司,谷歌必须为广告主负责,不断提升广告的推送精准水平,而收集用户地理位置信息,不过是其中的一条捷径之一。

由于谷歌使用的是跨设备追踪技术,所以不管用户在哪款设备上登录,他们都能发现用户,谷歌不但知道我们去过哪些地方,安装过哪些应用,同样了解我们搜索以及删除的任何东西,甚至能够窥探我们的心事:脸上青春痘、屡创新高的体重。

基于这些数据,谷歌可以生成关于用户尽可能全面的画像,包括位置、性别、年龄、爱好、职业、兴趣、关系状况、可能的体重,把这些信息与广告主信息进行适配,以实现广告的精准投放。

2016年,谷歌更改了它的服务条款,允许它把追踪到的个人信息与广告数据合并。

2017年,谷歌进一步把搜索数据扩大用于YouTube广告。

不管是否愿意,数十亿谷歌用户用自己生成的数据,成就了谷歌的商业奇迹。2018年,谷歌的总收入突破1000亿美元,达到1108.55 亿美元(总利润为 126.62 亿美元),其中八成以上都来自广告业务的贡献。

这就是谷歌商业模式的基础,如果停止搜集用户数据,它也就失去了存活的根基。这也正是谷歌为何甘愿冒着巨大的伦理和法律风险,竭力收集、记录和使用用户的隐私信息的原因所在。对谷歌来说,这不但是一个伦理问题,更是一个关乎生死的问题。

但我们不必就此对谷歌感到失望,毕竟很多人想要知道自己的数据如何被谷歌收集时,他还是会习惯性地“谷歌”一下,而结果多少还是可以让人接受的。

Google+推送了美联社的这篇“负面”报道Google+推送了美联社的这篇“负面”报道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